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贤子(沉沙老蚌)原创空间

外强中“软”,沉沙驻岸,我心依然,海浪沉浮,蚌见事变。

 
 
 

日志

 
 

梦在沉寂中涌动  

2013-10-28 05:29:58|  分类: 文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在沉寂中涌动 - 沉沙老蚌 - 明贤子●沉沙老蚌(网易)塞外风

 

梦在沉寂中涌动 - 沉沙老蚌 - 明贤子●沉沙老蚌(网易)塞外风

                                                                  散文集《远方有多远》后记

                                                                          南海出版社出版发行

 

                                                                                  明贤子 文       

 

我居住的寓所,紧邻嫩江之畔。

由此,可以想象到,这里该是这座城市中环境尚好的居住地。再有,我生来喜水,因水而喜悦,因水而得灵性。

在完成这本专辑的最后修订,忽而感到一种兴奋后的失落,这种失落的空荡令我感到惘然,尽管我知道,或许这一刻,我该有的应该是满足和欣喜。

带着这样的惆怅,伫立于冬季的嫩江岸边,一种或缺的生机顺势迎合我心中的寂寥,心境如这冰封的江面般静止。

总以为,每每严冬来临,流经家乡这条蜿蜒的嫩江,定是由于背驮着流不动的痛苦,或是集聚了太多的乡愁和眷恋不忍离去,凝固结冰。

总以为,凝固结冰下的江水,恍如它肌肤上光滑的冰面,盘卧在肥沃的厚土上,安然如一条逶迤伸展的白色绶带静止不前,不再涌动。

这样的以为,萌生在尚未成熟的童年。能在那个年纪心存以为,多是由天真而幼稚,无知而单纯所至,然而,又往往会让谬误的以为无限延伸,直至演绎成为今天的梦。

人,真可谓是一个灵动多变的精灵……

  五年前,那个出奇闷热的夏夜,独自一人在威海风光旖旎的海边游移,那是一个存有故事的不眠之夜,风似凝固,大地彷如蒸笼,感觉就是这样!惟有那些纳凉走过的人们、惟有那位着红绸短衫的孩童、贪婪地蹲在泥沙边捡拾贝壳,惟有那沉闷的波涛声让节奏有了歌一样的低廻......让徘徊的我有了真实的风景。惟有的这些,让我感受到一切都没有变,不宁不静的是我那颗驿动的心在翻涌。

威海---如仙似梦般的海滨之城,原本不属于我,却在那倚靠南山脚下的那片楼宇中的一隅蜗居,在陌生的人群中行走奔波了13年,其中,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万般感受尽在春夏秋冬。能够说上刻骨不忘的当属先后六年流连于春城---昆明。
   曾经有过的少年梦,灰飞烟灭。岁月的犁烙刻于脸上,尽显沧桑,也让棱角凸现的品性在这一刻,演绎成没有了灵气的僵硬,直到有那么一天,恍惚中醒来,朦胧中记得融入骨子里的梦。

 鬼使神差,离开了家乡这片沃土,一路跌跌撞撞地走来,不知道自己究竟丢失了什么,又收获了什么。好在还没有忘掉回家的路……

    割舍不去对黑土地的浓浓之情,它的厚重与包容,让我想起儿时的乳名---明贤子,随之,儿时的记忆包括儿时对文学的痴迷憧憬,就在家乡的沃土中苏醒,不同的是,不再自负,不再有梦,有的就是真诚书写自己的感悟,真诚叙述自己的人生!

江面上围拢着一些人,该是寒冷中最靓的风景,他们的视线集中在三位手握铁钎的捕鱼者,其中那位老者在冰面上规划出直径一米有余的大大的圆,开始了冬季北方特有的凿冰窟窿捕鱼的技艺。只见那老者目光专注,表情凝重,凿得认真,凿得精细,全身心地精雕细凿。这一刻,我确信他无疑就是一个雕塑家,正在精心打造一尊无与伦比的冰上圆月。锐力的铁钎在他的双臂起伏下,冰絮四溅,闪烁晶莹的光泽……我的心也随着那起落的铁钎而紧绷着,高悬着,不由得屏住呼吸,神色变得骤然紧张。

直到那近两尺厚的寒冰,被雕塑家打磨成薄如平镜,冰月如盆。清晰可见冰下暗流涌动的江水,那一刻的兴奋和喜悦,真是无以言说。

或许,兴奋和喜悦,还不在于此,我看到那表情归于淡定的老者。沉吟片刻,唤来与他同行的伙伴,各自扬起手中的铁钎,在一二一的齐声吆喝下,向着冰月的中心,奋力穿去。霎那间,一股强势汹涌的江水,破冰涌出,在强压力作用下,喷涌出的江水足有半米之高,连带出几条鲜活的鲤鱼、鲫鱼,猝不及防地在冰面上腾跃翻滚。

这该是怎样兴奋和惊喜?它在强势的生命力中,会变得如此苍白乏力,我不敢用这肤浅的启示,去印证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之深奥,我却真实感受到,这一刻,感觉内心中的某种意念,在被强烈地撼动,仿佛一种根深蒂固的意念,被彻底颠覆。其所谓的暗流涌动,该属生命的正常延续。而真正赋予生命以激情和活力的,恰恰正是被我看似所谓犹如死去般的凝固。

这样的冰月启示,来自二十岁那年。那是一个令人人都有远大理想抱负,万物复苏百废待兴近似颠狂的年代,每个人都可以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地让自己的理想比梦大,而梦大于天。

这样的以为,随冰月的启示,感性地延续到今天,全然是因为记忆里,对冰月炸裂的深刻印记。以致在后来的日子里,无论足下踩到的是黄渤海冰封的海湾,还是落足于鸭绿江,乌苏里江或是松花江。冬季里可以结冰凝固的江河,都会令我的内心萌生出莫名的敬畏,行走在它们的脊背上,深知凝固下的安稳涌动,更知凝固炸裂的迅捷。

于是,有了伏冰倾听的冲动,即便是这样的年纪,却也如孩童般顽皮,静静地让身体伏在坚硬的冰面上,静耳聆听,感受那暗流涌动的水之生命。心随水动,畅想着流动的河床涌入未知的远方,而凝固的冰河迟早也要弃我而去,连同那些留有我足迹的远方的冰床……

行文于此,——之中,感觉一种意念中的冲动和兴奋,让自己不可停歇笔来。每个人或许都有自己刻骨铭心的记忆和往事,而正是这些看似毫无瓜葛的往事,却不由自主地左右着自己的某种信念和某种坚持。这恰好印证了我打小就曾有过的以为,在表象中或许真的就是那样的以为很明确,或许还没有错,因为,凝固掩盖着沉寂。

就如,说话间,涌动的江水流走了好远……

《远方有多远》,我喜欢这个名字,早春三月,几个文友聚在我的陋室,赋予它这个名字,我好生珍惜。现在,它真的就要付诸印刷而转为铅字,与我个人而言,兴奋和喜悦,早已在瞬间一闪中转为平静,反倒为自己如此年纪才摇醒久违的梦而感到有些汗颜。然而,看到辛勤养育我的父母健在,望到他们日趋衰老的容颜,想到这本书是我虔诚地献给他们,激动的泪水早已溢出我的眼眶。

  是的,我没有想到,能有如此厚重的礼物送给我的亲人,就如同我没有想到,在我最后书写我的后记的后半部分,却是在我抽身回到久违的威海。为了此书,需要感谢的人很多,需要讲出的话很多,朋友的情谊令我感动,亲人的呵护支撑着我。

我要感谢邬大为老师,在得知我要结集出版此书,年纪已八旬多的老人家,欣然同意为其作序。感谢树谦兄百忙之中为其序提笔。更要感谢世杰兄,在文学创作中对我的支持和鼓励,近三十年的风雨浮沉,我们一路走过,相信注定携手走过今生。

 感谢市作协领导和全体同仁为丛书出版所做的工作。

在这里,我只想说,我在意那些我熟知的老友故交,我在意那些知我,想我,念我的每一个人。衷心感谢你们在我生活中给予的关爱、帮助和长久以往的不嫌不弃的呵护,我会加倍努力,认真生活,我知道回报你们最好的礼物,该是我的下一部书啦。
              
                                                                                         2012年07月28日。于威海黄府家苑

                                                                                 2013年10月28日晨05.24于锦江新城明贤居

梦在沉寂中涌动 - 沉沙老蚌 - 明贤子●沉沙老蚌(网易)塞外风

 

梦在沉寂中涌动 - 沉沙老蚌 - 明贤子●沉沙老蚌(网易)塞外风

 

梦在沉寂中涌动 - 沉沙老蚌 - 明贤子●沉沙老蚌(网易)塞外风

 

梦在沉寂中涌动 - 沉沙老蚌 - 明贤子●沉沙老蚌(网易)塞外风

 

梦在沉寂中涌动 - 沉沙老蚌 - 明贤子●沉沙老蚌(网易)塞外风

 

 

 

 

 

 

 

  评论这张
 
阅读(555)|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