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贤子(沉沙老蚌)原创空间

外强中“软”,沉沙驻岸,我心依然,海浪沉浮,蚌见事变。

 
 
 

日志

 
 

散文原创 漫 天 飞 絮 六 月 花  

2011-08-04 00:43:5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贤子  文

  

  我想,北方的六月,该是一个多情得不可再多情的时节了。

持续下了几天的雨,让习惯干燥的北方,有了江南水乡雨季中的湿润和阴晦。楼宇夹道的石板缝和少见光日的沟塘边,清晰可见绒绒萌生出的绿苔。往来林中小径,不时可以窥见繁生于树根下一簇簇,一团团叫得出名字或不知道名字的野生菌蘑,让人好生异样的喜悦。有别于南方的是天气放晴的时候,不再是雾气弥漫,多的是那漫天飞舞的杨树花了。它们恍如一夜间生成,在雨中含苞,在骄阳下炸裂,在微风中飞舞。于是,扑入眼帘的尽是这些白花花,毛绒绒的杨树花絮。它们是那样地桀骜不驯,肆无忌惮地东奔西撞,跌宕起伏,任由你怎样地挥舞双手驱赶都无济于事。犹如我们自身的影子,在阳光的奚落下,变得时长时短,时胖时瘦而令我们难于左右,难于自拔。

散文原创               漫 天 飞 絮 六 月 花 - 沉沙老蚌 - 沉沙老蚌[明贤子]文学原创空间

 

                             

何时,人们对这漫天飞舞的杨花飞絮有了一种无奈的抵触和反感?我不得而知。想必是炎热的日晒下,人们渴求着一份安谧的清静,渴求着一缕缕树荫下的阴凉,尽享习习凉风吹来的那种舒怀的惬意。然而,杨树的花絮裹挟在微风,成为这个季节里的不速之客。它们执意地飘落,随意地飞舞。犹如发粘的乳胶般贴在你的脸上,糊在你的眼睛上,粘在你所能裸露的肌肤上,难以拂去。无形中扫去了人们安逸的雅兴,平添了些许的烦恼,让心境索然无味。

然而,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却有着对杨花飞絮别样的感受。那个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叫它“杨树毛子”,每每到了漫天飞花的六月时节,都是我和小伙伴们开心愉悦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顾及不到太阳的暴晒和天气的炎热,聚集在一起。怀里揣着各自从家里偷出来的火柴,疯了一般跑向马路边,跳进壕沟里,还有那些旮旯胡同的地形,较为涡风的地方。就是这样的地方才叫多呢,那里往往都堆积厚厚绵绵的“杨树毛子”,成堆连片。“我先来,这堆是我先发现的。”“应该是我先来,是我先跑到这里来的。”小伙伴们开始争抢起来,就是为了谁来划燃手中的火柴,点燃这诱人的“杨树毛子”。争吵过后,有一个人划着了手中的火柴,兴奋地将火慢慢触及到“杨树毛子”上,随着“倏倏”的响声,转瞬之间,刚才还是毛绒绒,白花花的大片“杨树毛子”,顷刻间就化为了乌有,遗落一地的是那斑斑点点貌似芝麻粒般的杨花籽。就这样,我们一路地找寻、一路地喊叫、一路地争抢、一路地点燃,自然也是一路的欢呼雀跃。

点燃“杨树毛子”,也算是我们单调的童年,带给我们无比乐趣的记忆了。

            

散文原创               漫 天 飞 絮 六 月 花 - 沉沙老蚌 - 沉沙老蚌[明贤子]文学原创空间

  

懵懂中,隐隐约约对杨树飞花有了一种全新认识,是在自己大约十二三岁的时候,现在想来这种认识多由自己的才疏学浅而为,更有张冠李戴的误判。那时我家邻居住有一位喜欢唱戏的老妪,我该称她为大娘。大娘是辽宁开源人,那里从古至今多是喜欢唱戏。(那时,还不知道什么为二人转)只是从大人的话语中,包括我母亲的话语中,对这位大娘的评说不是很好。然而,自己私下里还是喜欢往大娘家跑,喜欢听她在一边纳着鞋底,一边给我唱着“罗成打擂”,“穆桂英挂帅”,还有“鞭打芦花”。唱到情绪激动的时候,还生怕我没有理解唱词的含义,她会用眼睛直盯着我,摇头晃脑。其实,我除了感觉她唱的曲调不是很难听外,她生动的内容,我的确不甚知晓。于是,她又饶有兴趣地开始给我逐一地讲解。明白所唱的内容后,再听她唱,忽而感到韵味十足,煞是好听了。她唱“鞭打芦花”,竟然一直被我误认为“鞭打路花”,而芦苇的“芦”也愣是被我认为道路的“路”了。这样,芦花被我误认为撒落在路边的杨树花,这委实算是一个初级大错。

子骞跪求父亲饶恕后母:“母在一子单,母去三子寒。”的感人肺腑的乞求,有形无形地左右着我,影响着我后来关爱他人的良好习性。是的,误判似乎已不重要,关键是结果产生的影响。即便,典故中不耐寒冷棉衣,指的不是杨树花絮,那么,在我生活的童年岁月里,在我居住的左邻右舍中,不乏拿杨树花当棉絮铺被褥的家庭。在那个缺衣少粮的年代,这样的日子该也算是不错了。仅此,我没有理由不对杨树花絮心存感激。

印象中,母亲,还有好多像母亲一样的一些人,在杨树花飘落后的一段日子里,在繁茂的杨树底下,精心捡拾着杨树花苞。我们那些小伙伴当时叫它“小辣椒”。母亲们捡拾它们,用水冲洗,然后,将水控干,在太阳下晾晒,最后送到中药站点。我那时才知道,原来“小辣椒”是可以回收的,说是可以入药的,有着清热解毒,化湿止痢,湿肠止泻,健脾养胃等多种功效。如此,我对杨树以及花絮有了一种全新的感受,对植物生长的轮回有了良知上的醒悟。对这漫天飞舞的“杨树毛子”有了较为亲近的包容。

散文原创               漫 天 飞 絮 六 月 花 - 沉沙老蚌 - 沉沙老蚌[明贤子]文学原创空间

  

为了生,它们曾经飘零。

才让我真正地感到,万般生命的起源,都可以演绎成世间,一段悲壮的进程。它们就是这样,在我们有意无意间,抑或是认同或反感,接受或排斥,生生死死,不断衍生……就如同这柔弱的杨树花絮,开开落落,一年年地延续,直到母体生命的最后完结。

当景物不再是景物,依恋已经成为一种生命的诞生,我们的世界才又变得这样安然和宁静。让欲望,再一次地演绎,生命中的另一番风景......  

 

散文原创               漫 天 飞 絮 六 月 花 - 沉沙老蚌 - 沉沙老蚌[明贤子]文学原创空间
 
 
                                                                                         (2011年07月31日,于锦江明贤居)

 

  评论这张
 
阅读(741)|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