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贤子(沉沙老蚌)原创空间

外强中“软”,沉沙驻岸,我心依然,海浪沉浮,蚌见事变。

 
 
 

日志

 
 

散文 【原创】 俺们都是东北人  

2010-11-24 00:03:1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 贤 子

 

散文                  【原创】   俺们都是东北人 - 沉沙老蚌 - 沉沙老蚌[明贤子]文学原创空间

 

 

       在嫩江绕弯的地方                                                                                                                                                                                         江水日夜把江岸冲洗。                                                  

先人的鲜血把江岸染红,                                 散文                  【原创】   俺们都是东北人 - 沉沙老蚌 - 沉沙老蚌[明贤子]文学原创空间   

最早来到这里的是达斡尔人 ……

愧对先人,自然也就愧对家乡的父老,老诗人顾工的这首《红岸》,我是真的记不那么准确了。这是我所知道的唯一描写和歌颂家乡最具影响力的作品。上世纪60年代初,它曾被收入到小学的教课书里。至于后来的作家程树臻写过长篇小说《钢铁巨人》,是歌颂父辈们创业精神的,而后,他的报告文学《励精图治》更是以他所工作过的企业东北第一重型机械厂为背景,让家乡在世人面前更加耀眼……

其实,我的家乡富拉尔基就是我们的鹤城,之所以把它单列开来,那是因为在相当一段时期,它的名气的确大于齐齐哈尔;亚洲最大的重型机械厂,最大的万吨水压机;全国第一座高温高压电厂,显赫一时的北满钢厂——我不知道在中国,还有哪一座人口不过三十万的小城,会被如此诸多的企业兼容?

当年,毛泽东没有给哪个地方行使特权,但是,你要是说一个概念两种说法,讲两个概念一个观点,上一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富拉尔基就是国家建设中的重中之重。毛泽东一声令下,一列列火车便载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拓荒者;他们从本溪、抚顺、大连、山东、北京,以至于四川、江苏、河南,也都无一不是在沈阳聚集,在沈阳中转,又在沈阳与沈阳本土的更大兵团融会,分批分流地向北……

他们把各自的包裹塞得滚圆,然后再将自己塞进了简陋的车厢。在富拉尔基火车站,又一个一个像滚土豆似的噼里啪啦跌落在站台上。至此,富拉尔基的每一栋干打垒和泥草房,每一片林立的厂房,都浸透了他们浓浓的乡情。那是一次空前盛大的多地域、多文化的交融与会合啊。那一次的人口大迁徙,毛泽东把它称为支援边疆,建设边疆。富拉尔基也因此成为毛泽东时代的“特区”!

富拉尔基两个最大的企业当然是“一重”和“北钢”,但从我记事的时候算起,却一直对“一重”陌生。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虽然同在一座城市,却又相互“对立”。这两个本是“巨无霸”的企业,一东一西仅一墙之隔,两家的产品虽然有本质上的互补,但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他们却又都分别隶属中央的两个部委。明明所需钢材可以到一墙之隔的钢厂买到,机械部的计划却是在鞍钢或抚钢,甚至在邯钢、武钢……同样,钢厂需要的机床或其他机械产品,在重机厂就可以买到,可冶金部的一纸批文楞是把那些采购员支配到沈阳、大连、北京、上海……

 那时,有一位叔叔与我家住邻居,他和我们家原来都是辽宁东沟的,纯粹的老乡啦。他在钢厂做购销工作。不要说他有多风光,岂是一个“牛”字了得。他十天八日就出差,一月两月常在外。我就敢说,中国几乎所有大小城市的厕所,都有他拉过的屎和尿。他吸烟都是凤凰和牡丹牌子的,有的时候还是中华呐。他总是红光满面,那是因为北京的二锅头酒让他常喝不败。当时的八大名酒他都喝过。他洋气十足,的确良的长衫短袖全是白白的。特别指出的是,在他长衫的上兜里老是可以看到几根扫地用的笤帚棍儿,要知道那可是那个时期最时髦的牙签啊。记得,我在十四岁的日记里曾这样写道:等我长大或到爸爸那样大的时候,一定也买一套灰色的三合一中山装、一双“三接头”的皮鞋,领子里边一定要穿一件白色的衬衫,露出边来。

直到我二十岁那年,鬼使神差,我真的在广州的朋友那里得到了一块灰色的面料,便央求母亲给我做了一套明兜的中山装。我兴高采烈地把它穿了出去。天晓得,那感觉就是没有印象里叔叔穿得那样好看,那样有气派。反倒感觉把人变得“矮趴趴”的,一副底气不足的样子。更让人感到晦气的是,在我拉着小伙伴一起往人多的地方显摆时,突然飞来一个“二踢脚”,恰巧就落在了我的上衣兜里,只听咣的一声,那二踢脚爆炸了,我的新套装也立刻开了个大窟窿……

那个时候邻居们都巴结叔叔和他的家里人,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求他在北京和上海买回一些时髦的衣物。于是,我最先蹬上了叔叔在北京买来的“懒汉鞋”,穿上了叔叔在上海买来的的确良“假领衫”和“假脖套”,间或还能吃上几块小松鼠和大白兔牌子的奶糖……

 后来,我发现叔叔经常会主动挨着家打招呼,告知他要去“哪儿哪儿——”哪儿有什么?邻居们一时间好生欢喜,好生感叹,更多的人都说叔叔简直就是活雷锋啊。只是我家的姐妹再穿上新买的衣服出去的时候,真的好害怕人家问衣服的价格了,因为,叔叔每次回来都会对我们千叮咛万嘱咐:这个说多钱,那件是什么价!慢慢地我就发现了,原来他给我和邻居买的同样东西,价格不一样!我们家的总要比别人家的便宜许多。这样,时间久了,我也开始怀疑我身上的实际价格了。

 而今,那些工厂依然健在,许多企业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视野也同样开阔,再也不需要叔叔为我们捎外地的稀罕货了。而当年的那些建设者们,也大都到了古稀之年。他们却依然愿意回忆创业的故事,喜欢强调一种创业精神。我便喜欢闲暇时,听他们讲述,然后,哼唱着“俺们都是东北人——”一路颠在快乐中,不断地审视着变化的城市……

 

                                                 

                                                                 改写   2009之夏     于  明贤居

沉沙老蚌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043)|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