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贤子(沉沙老蚌)原创空间

外强中“软”,沉沙驻岸,我心依然,海浪沉浮,蚌见事变。

 
 
 

日志

 
 

[原创]世外桃源没有‘贼’  

2009-12-29 01:46:47|  分类: 文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世外桃源没有‘贼’ - 沉沙老蚌 - 沉沙老蚌[明贤子]文学原创空间

 

 

 

       那该是太阳与月亮交替的时刻,天幕洒下金黄的余辉,弥漫在那古堡式小屋和整洁的庭院越发显得温馨宁静,与此相映的是错落排列的风车沿着那蜿蜒的小路无限延伸,这该是怎样的一条小路啊,宛如是从鲜花绿草覆盖的草场上冲开而出,那么洁净,如梦似幻,使人有置身于远离尘嚣的超然感受,是的,惟有那一畦不断在变化着品种,不分季节不分时间而随心所欲播种着植物的田园,不时生长着不同的瓜果和蔬菜......让你有了想要就种;想吃就摘的富有感,还有那条花去我五千金币买来的苏格兰牧羊犬,犹如是上足发条的钟表一刻都不肯停歇周而复始往返于田埂边,俨然是在为我的庄园守侯着安宁,是的,这是我的农场;是我的牧场;是我虚拟梦幻中的世外桃源.....

       我试曾要在有限的条件下,尽力把我的农场打造得别致而富庶,让我的牧场草丰禽壮,让久存的梦想在这里演变成超脱尘世的世外桃源,把积酝在心的美梦托付给这座充满梦幻的伊甸园.......

       于是,我不惜将我那为数不多的金币毫不吝啬地投入到农场的装扮上,让它绚丽中愈加抚媚;抚媚中愈加诱人;诱人中愈加向往......然而,随着这样的欲望的膨胀,我深感囊中羞涩,因为,所需要这些必须是要有足够的等级,积攒到足够的金币,以这些为基础,农场和牧场才可以循序渐进的向上递争,而要具备这些,我必须要勤奋的劳作,忙于奔波,而这里的所谓劳作无非就是去他人(我的网友)的农场和牧场慑取成果,去偷,去挪用,去占有。

      至此,有那么一段日子,几近是痴迷和贪婪,几近是排它和忘我,竭尽所能地添加开劈农场的网民为好友,为的是开辟掠取的市场,壮大行窃的空间,然后,贼一样地逐个农场里窥视,激进时刻,身边放好了纸和笔,认真详尽地记录着几时几刻谁的果木可以摘,前夜谁的猫下崽,后夜谁的牛出奶,那是见草就除-----可以加分,见粪就铲-----换取营养指数,见果就摘,见物就擒,不分青红皂白,无论白天黑夜,颠倒黑白,黑白颠倒地守侯,最初的等级是以每天一级的超速度向上递争,那期间,尽管把自己搞得好乏累,好辛苦,但是,乐此不疲,偶尔,得到大片果实可摘,真的是好知足,蛮有成就感,工作中时常会想起该收的庄稼,下班后火速奔家,尽最大可能推脱一切往来,疯狂几近极点,痴迷不可左右,犹如是陷入泥潭里的老蚌难于自拔。

       直到有一日,在我打开整日处于待机状态的电脑看到了一位网友给我的留言:‘见长,佩服,农场神偷!’如针椎骨。

       w我的一位朋友,一位上初三女孩的母亲,朋友聚餐她在席间,菜还没有上全,饭更没有进一口,就已经急忙看表慌忙离席,丢下一句‘完了,孩子的草莓又要被偷,她不得埋怨死我啊.....’一边x[原创]世外桃源没有‘贼’ - 沉沙老蚌 - 沉沙老蚌[明贤子]文学原创空间随即应承到‘我也要给老婆打电话,我的鸡该下蛋了,帮我手一下。’我知道,疯狂已不是我一人,痴迷不是我一个,  痴迷,疯狂,无论年老年少,婆娘姑嫂都在恋‘偷’,手机响了,有短信进来,一看是从大连发来,我很亲近的朋友,连忙打开‘大爷,求你不要再偷我的牧场了,峰侄。’是朋友的儿子,他在上初中,我好生茫然,更有些不知所措,犹豫许久,都没有也不知道该怎样回复他,感觉内心的震颤和百感交集的滋味让我的胸口猛然间发闷,他今年该是十三吧,也在挂记着偷菜,而我的十三岁又该是怎样?那时,我家的住地不远就是一所中学,那个年代学校都有校办工厂和农场,而这所学校的农场就在学校主楼边的一个泥土堆砌的大院,园里栽着大片的沙果树,一到果子成熟的季节,黄黄的的真是诱人,望着果树,我和小伙伴们趴在墙头贪婪地吸吮着口水,看园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瘸子,样子很凶,看见我们就朝着我们凶狠地骂着,距离近的时候更会向我们丢石子,每每看到他,我们都会快速咽下口水,慌张地从墙下蹦下,狗一般地逃窜,也许,那日渐由黄变红的沙果谗虫一样地吊着我们的胃口,几次商议,我们终于决定干它一把,最后决定,由两个跑的快的伙伴到园子的正门去撩惹瘸子,我和其他三人在这边偷摘沙果,记得那天,我偷偷穿上爸爸那件后背已经破碎的胯拦背心,背心穿在我瘦小的躯干显得肥大,这样势必会盛下好多沙果,于是,就在那个我们咽进好多口水的中午时分,我们行动了,那边的小伙伴开始滋事取闹,事态果然就像我们预见的那样,瘸子拎起棍子开始一拐一拐地追赶他俩,这边,随着我的一声‘跳’,我们就像三个失控的土豆跌入到了园子里,快速紧张地跑到果树旁,到近才知道那树于我们来说好高啊,性急之下,我们忙不迭地开始爬树,慌乱中,我连果带枝夹叶一并往我的背心里拼命地塞,几下之后,那瘸子分明是意识到了上当受骗,或者,他已经发现了我们,拼着命向我们拽来,‘不好,瘸子发现我们了,快跑。’随着我的喊声,我们狼狈地跳下树,飞快向土墙奔跑,慌张中沙果四处往外蹦出砸在脚上,飞落在地上,一个伙伴被绊倒了,泥鳅一样又爬了起来,另一个干脆是边跑边哭了起来,而我该是最为狼狈不堪了,我跑丢了一只小白鞋.....待我们翻过围墙平安落地的时候,怀里的沙果所剩无几了,至于,那后来的结果真的就不用再说了,仿佛在书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屁股似乎还有父亲棍棒下的印记,感觉隐隐做痛.......

        时过境迁,现在的孩子,无须有我们的经历,却使我们半百的人有他们的感受,想来,令人心驰神往的伊甸园,如梦似幻般的世外桃源竟要我们用‘偷’来维系它的辉煌和壮大,世外桃源没有‘贼’,世外桃源里都是‘贼’,这该是怎样的一个可以沉思反悟的游戏?我不得而知,或许,我们真的可以反向思维我们今天的现实与我们所受的传统教育在游戏玩耍中的碰撞,我们权且把那梦幻的世外桃源看做的一个共存共产的世界,我们权且把那个世界的偷窃冠冕为我们的互助和共享,如此下来,农场也好,牧场也罢,就是游戏,抑或是一个让人去比去赶去超的隐喻,在裹夹弥散着黄色和充斥着庸俗的网络里,这样的游戏于我们或于孩子算不算是‘低级趣味’,网络该让我们如何去选择,倘若说,我们已经成人,我们的思维还可以左右我们的消遣和打发干枯的日子话,那么,我们该怎样或是否还有理由去拒绝我们的孩子?农场,牧场,据说还有什么更为诱人的开心网,养鱼场,抢车位.......等等,等等,我们潜在的内心里用虚拟的富有来平衡现实的短缺,我们用我们残缺的童心来慰籍丢失的童趣,那么,孩子们的内心在我们诚惶诚恐的迷失中,成为了我们多么不可预测的田园?

          世外桃源没有‘贼’,玩的是乐趣。

        ‘人生犹如牙具,不是杯(悲)剧,就是洗(喜)剧’在我的牧场里猫这样讲。

         ‘令人不能自拨的除了牙齿,还有爱情。’羊是这样说。

         ‘理想总是很美满,现实总是很骨感!’牛是这样表白。

           ‘我是戈壁滩上的精灵’鹿是这样展示。

             我,无语........

        农场游戏,一场品质的颠覆,一次道德的反串,牧场的乐趣在于我们去感受农民的艰辛,却更让我们找到了失去的童趣.....然而,迷恋它,带给你最大的感受,无疑就是折磨!

        因为,雨不停,风,不去........

 

 

 

                               2009年12月29日凌晨1时45分   完成于明贤居

 

    

    

     

 

  评论这张
 
阅读(671)|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