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贤子(沉沙老蚌)原创空间

外强中“软”,沉沙驻岸,我心依然,海浪沉浮,蚌见事变。

 
 
 

日志

 
 

散文 【原创】奶 奶 让 我 多 出 一 份 痛  

2008-04-04 15:12:5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原创】奶 奶 让 我 多 出 一 份 痛 - 沉沙老蚌 - 沉沙老蚌[明贤子]文学原创空间

 

 ­那年,奶奶在走过她生命的82个年头后过世了,我清楚地记得,奶奶过世似乎并没有带给后人多大的悲伤,因为十里八村的人好像都知道晚年的奶奶,是一个性情古怪且刁蛮而极不说理的一个老太太。那时奶奶的青光眼几近失明,整天盘坐在炕上,耳朵却灵敏得令人吃惊。当时,爷爷和奶奶在我叔叔家住,矛盾和争吵就时常在奶奶和我婶婶间展开。虽然我没有理由探究她们之间的矛盾根源,但多疑的奶奶的确让我的叔叔吃尽了苦头。

  奶奶对我的疼爱几乎没有原则。那时,我时常倚靠在她的身上,听她不厌其烦地讲我婶婶的坏话。她讲这些的时候甚至全然不去理会正在一边干活儿的婶婶,而且绘声绘色,仿佛是她亲眼所见。这样,就让我十分难堪。而婶婶听到了,也只露出一副不屑的神情,惟有我的爷爷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奶奶的唠叨才戛然而止。爷爷希望我帮助家里干活儿,可奶奶却不从,说孙子没来几天,需要好好歇歇,没必要添乱。这样,爷爷就对我十分不满,一个棒小伙子,怎能一点活儿也不干呢?

散文     【原创】奶 奶 让 我 多 出 一 份 痛 - 沉沙老蚌 - 沉沙老蚌[明贤子]文学原创空间  爷爷不在的时候,我经常和奶奶共吸一袋烟,学着偷吸烟,惟有在奶奶面前不感到紧张和害怕。奶奶的烟嘴儿足足有半米长,我帮她装好烟丝,再把烟嘴儿送到她的嘴里,为她点燃,奶奶就吧嗒、吧嗒地吸上了。而我则时不时地将那烟嘴掰到我嘴里,也跟着吸……我想,学会吸烟却又瘾大,恐怕就是那时开始的吧。

  除了烟,奶奶似乎就再没有什么其他嗜好了,这一点,她和我爷爷恰好相反。记得有一年,我到了十六七岁吧,我和伙伴们惹出了一个不小的祸,竟然和一个父亲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同学打起来了,而且把人家打进了医院。我只好逃回辽宁老家。爷爷恼怒我,叔叔更看不惯我,叛逆的我只好逃到二姑家。鬼使神差,又逢上姑家的表弟被一个大我三岁的人给欺负了,气盛的我不容分说,又把那人打到了海里……我成为了四处逃窜的“老鼠”。没有办法,也只能再打道回府。令我意想不到的却是,我那七十多岁且患有严重青光眼病的“小脚奶奶”,竟然用了整整一下午的时间,行程二十多里路程,一个人拄着拐棍儿徒步走到了二姑家!她来看我,来看她的长孙!

  我无意揭露我的疮疤,其实,对于死去的人来说,我们活着的人,总有愧疚的地方,哪怕是不经意间的一件事,说错的一句话,都有可能对他们造成过伤害。可我们自责过吗!而今,奶奶早已离我仙逝,她再也不能溺爱我了,但我的哀思里却装满了对奶奶的反思。她一生甘愿清贫,光明磊落,却也是满脑子的小农意识。在我的记忆中,她的心中除了自己的孙子,似乎就再也容不得别人。这也就是,每每想起奶奶,我为什么总要多出一份痛。而这种痛,却是我永远都改变不了的承载和担当!

­

                                              2008年4月5日清明节14时47分淤威海明贤居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8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