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贤子(沉沙老蚌)原创空间

外强中“软”,沉沙驻岸,我心依然,海浪沉浮,蚌见事变。

 
 
 

日志

 
 

散文 【原创】 爷爷,天堂里的蛋糕好吃吗?  

2007-10-08 22:16: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原创】  爷爷,天堂里的蛋糕好吃吗? - 沉沙老蚌 - 沉沙老蚌[明贤子]文学原创空间

 

 


    得到爷爷辞世的消息,我和父母连夜赶往老家。在老家,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我却全然没有了悲痛的感觉,可以啦爷爷,天在下雨,孙儿外孙们又都来了,你老人家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坦率地说,爷爷活着的时候,我这个做长孙的并不得宠,这着实让我委屈。我的委屈在于为了孝敬爷爷,父亲30年如一日地往老家寄钱,雷打不动,即便是最困难的时候也是一样。可为了贴补家里,我的母亲48岁时还在钢厂装卸队当装卸工,一干就是八年。现在,每每看到母亲弯曲的双腿,我依然难受。

 

  记忆里的爷爷,索要我们的就是钱。因为钱可以变为食品,变为衣物。他见到这些物品的瞬间,我看到他灿烂的笑容。不要说,爷爷的笑很单纯也很含蓄。

 

  爷爷有六个儿女,父亲为大。后来,奶奶告诉我还应该有三个大爷的,可很小的时候死掉了。父亲也是勉强活下来。然而,生活的艰辛让父亲的身体从小就极其虚弱,我在为父亲孝敬爷爷的举动感动之时,也对父亲的健康而担心。就这样,我家一路走来,真的是好艰辛。奶奶却娇宠我,这恐怕就是爷爷后来看我不顺眼的根源所在。

 

  奶奶的青光眼很重,听觉却好。记得那年我在大连买了好多的蛋糕回去探望,爷爷品尝蛋糕时,奶奶便循声问他, “你逮什么?”(“逮”是老家的方言,即吃的意思)。

 

  饼子。爷爷回答。

 

  我却揭发,那是我买的蛋糕。

 

  “我也逮一块。”奶奶伸过手,爷爷则极不情愿地用眼睛瞪我,拿出一块,掰开,再递给奶奶。

 

  怎么这样小啊?奶奶问。

 

  就是这样大的,大连的和丹东的不一样。爷爷编着谎话。

 

  那再给一块。奶奶又把手伸了过去,爷爷把那一半递了过来。

 

  好了,我也就逮了一块,你逮了两块了。我看到奶奶好满足的样子。

 

  尽管父亲在邮钱,我们每每回去看爷爷还是给钱。可爷爷自己从不花钱,我甚至怀疑他是否会花钱。记得爷爷九十大寿那年,我从大连买了一筐包装精美、印有“福寿桃”字样的大馒头,还有水果去给爷爷祝寿。当着众人面我给爷爷二百元钱,爷爷的脸上立刻绽满了笑容。多少?他问。你数就是。我答。

 

  爷爷将钱在手中打了个折,开始数,并且大声地念叨:一百,二百,三百……怎么就四百啊。爷爷向我嚷了起来。

 

  要真是四百我也就不尴尬了,可我明明给的是二百,想不到爷爷竟也会如此风趣。

 

  雨间接地下着,葬礼凝重而悲壮,我们呆若木鸡,任凭主持人的摆布,只记得我和父亲在爷爷的棺前跪了许久,父亲是在我的搀扶下才得以站立。姑姑们的哭声干瘪,声音却蛮大。我后来对姑姑说,你们谁也没有掉泪啊。姑姑们并不否认,却说,俺们的泪水早为你爷流干了。

 

  以爷爷一生的勤劳,纯朴,有理由去天堂的。我想,爷爷会和奶奶一起在天堂吃着蛋糕的。爷爷,你不会把一块掰成了两半儿再骗奶奶吧?

 

  我想不会的。

 

  告诉我,爷爷,天堂里的蛋糕好吃吗?






















                              2007.10.14淤富拉尔基明贤居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5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