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贤子(沉沙老蚌)原创空间

外强中“软”,沉沙驻岸,我心依然,海浪沉浮,蚌见事变。

 
 
 

日志

 
 

【原创】 故乡,唤我泪下的影像  

2007-09-24 22:27:26|  分类: 文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贤子 文
【原创】                        故乡,唤我泪下的影像 - 沉沙老蚌 - 明贤子●沉沙老蚌(网易)塞外风
 
【原创】                        故乡,唤我泪下的影像 - 沉沙老蚌 - 明贤子●沉沙老蚌(网易)塞外风
 
  江,当然是嫩江,流经我故乡的一条江。

深秋时节,我回到了故乡,这该是我离开故乡跨度最长的一次,弹指间,也是三年有余了。或许,故乡真的就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在外走过的地方太多了,见过的景象也太多了,故乡可以让我留恋的景色却真的不是很多,可以让人动心止步的影像更是少之又少。

直到有一天,那个影像在我的眼中定格,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了汗颜,为自己的傲浮感到深深的愧疚。

印象中的故乡,荒芜得好像没有可供人们安歇游玩的去处,好像没有一个可供人们健身娱乐的场所,可是,直到有一天,记不住是哪一天,什么时候,故乡的人们突然发现这一条他们赖以生存的嫩江,忽然间慢慢脱去它的蛮荒和冷寂,悄然地改变了模样。于是,在这条略显s型的弯曲的长龙的岸边,你尽可随季节的更迭而领略到不同的景象,我真的无须在这里去赞美它有多么的好,多么的美,我只是想说走进茫茫苍苍的塞北,你意想不到这里会有这样的景致,你会被这景象所震撼……

至此,我知道,那影像将会像钉子一样钉在我的心里,像影子一样附在我的身上,它会紧紧的影随于我,以至会影响我的一生,我将带着这个影像走向我未来的路

 返乡的日子,嫩江就是我必到的地方。那段日子故乡的天气甚好,人也变得爽气了好多。早晨,到这里遛江练身的人好多,我就是在这些晨练人群中,看到了那辆轮椅车,看到了他们母子。

轮椅是由南向北缓缓的推过来的,它裹夹在快步疾走的人群中。相形之下,行进缓慢且迟顿,平稳而安静。推车的是一位年龄在五十几岁的壮汉,看上去已不显得年轻。可以看到花白头发展示的沧桑。轮椅上坐着的是一位瘦小枯干的老女人,想必是男子的母亲。母亲的样子显得很虚弱,年龄总该有八十几岁了。岁月的犁无情地碾压出她脸上深深的沟壑,象苍老的浮云叫人感到岁月的残酷和生命的脆弱。轮椅滞留在我身边的那一刻,我已被母亲的慈祥所感动。是啊,即便是透过饱经风霜的脸,我也分明的看到三十以至五六十年前的母亲,该是有着一张怎样俊秀柔美的面庞啊。人生如梦,惟有让人感怀的是人生短促之迅捷,人生悲哀之惨烈。

母亲的目光有些呆滞,呆滞里有着满足,母亲的神气有些木讷;木讷里有着安慰。

是的,母亲毕竟已是年迈,年迈得让人感到痛心,年迈得叫人感到焦虑,母亲现在只有以车代步,在儿子的侍侯下茫然地环顾这块她熟悉的土地。

“真是不容易,十几年了一直是这样。”我听到了身边的一位老者的感叹。

“十几年?你说的是十几年吗?”我追问道。

“是啊,没有错,十几年啦,就是这样的,先前他比现在还要辛苦,那个时候他的老父亲还在的,他要照顾他们老两口的。前年,他的老父亲走了,他的母亲又患上了血栓,不是他这样的细心,老太太哪会活到了今天?”长者感叹。他接着又说:“细想一下,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年四季天天如此,一般人是做不来的,我是最清楚的了,我们住在一个小区里,冬天的时候他就带着母亲在小区里活动,一直在坚持着。”

 我缄默了许久,感到自己的脸热,我无言以对长者的话,就象我无从去应对他滔滔不休的感慨一样,即便是他在说给我听,我却在他叙述的神色中感觉到他内心的感触。是的,他是在对我说,又是分明在说给自己,此时,他一定是和我一样的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即使他已不止是近于七十岁的人,我们也都有自己的母亲,我不知道他的母亲怎样,或许,早已过世不在人间了,触景生情,他自然会回忆他母亲活着的时候,他对自己母亲的行为,他在反思,他在反省,和我一样,在自问,在思考。是的,我的母亲依然健在,在离开母亲的十几年里,我素不知道漂泊的日子里,除了节日的特殊日子外,我还有几次是主动把电话打到家里,向母亲问候,给母亲道平安?我素不知道,倘若坐在轮椅上是自己的母亲,还有我身边的这位长者,他和我会不会也象眼前的这位推车人一样,风雨走过十几年?

 太阳的光芒照在波光粼粼的江面上,洒在人们的脸上,射在那片光滑的水泥路上,晨练的人们已渐渐散去,留下的多是那些老者和不急于工作的妇女。他们集聚在这片平整的场地,舞曲响起来,人们开始结伴起舞。

 我本是带着刚才那样百感交集的心境离去的,且不曾想,眼前的一幕竟又焊住我的脚步。那辆熟悉的轮椅先是在那棵树下停下,儿子慢慢拿开盖在母亲双膝上的小棉被,为母亲扶了扶头上的毛线帽,随后,轻轻的将母亲从轮椅上抱下,那动作熟练且精细,象小的时候母亲把我们从摇篮里抱出来时一样,现在让我看来即熟悉又陌生,既亲切又温情,这一切都是在默默的做着,母亲象一个听话乖巧的老小孩顺应儿子的每一个举动。片刻,身躯佝偻的老母亲已经倚靠在儿子厚重的臂膀上了,这时,音乐在响,舞姿在动,母子俩全然没有了那舞曲的节拍,确切的说母亲的双脚也跟不上那即便是最缓慢的慢四拍了,于是,母亲就在儿子双手的搀扶下,犹如蹒跚起步的婴儿,安定却小心地来回挪动着自己的步……

“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多想告诉你,你的恩情永远在我心里……”清晰的记得那个舞曲的名字《懂你》。

 我无意在无病呻吟,情之以情,细小之处撼惊雷。我无意在这里浮想联翩,用生活中的平常去碰撞传统理念。

  我是在以母亲的慈爱洗刷我们感恩戴德的根基还有多少的厚重,我是在以德的准绳去丈量我们距德孝的距离走出了多远。我感叹,这位推车缓行的长兄,眼前这位与我素昧平生的兄长。

 不知不觉,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视线,心在颤栗,血在沸腾。我渐行渐远的故乡,我时时思念的故乡人啊。故乡的秋风,柔情得不能再柔情,洒脱得不能再洒脱,你竟可以让我在一次极为平常的东方日出的早晨,感受和倾听到了几千年传统文化的晨钟,其声响是那样凝重,让人感到了一种推卸不得也不可推卸的深沉和厚重。

游移的身影,漂泊的行囊,我每每都是来去匆匆。轻装走来,空空而去,为的是便于行程的轻松。然而,在还没有离开故乡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得到,从此,来与去,故乡的行囊都会好重,好重。

 

 

                                       (2007.10.1日晚。于富拉尔基好友绍彬办公室)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